谁都可以媚俗 但大学不能

  纷争背后隐喻着一种社会心态:谁都可以媚俗,但大学不能,否则我们这个民族的精气神或将无所归依

  舆论为何瞄准“真维斯楼”?

  清华骤然冒出个“真维斯楼”,一时满城风雨。校方回应,捐资给校园建设并予以冠名,在国内外大学中非常普遍。在清华,以企业命名的楼也不鲜见。果然,打开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官方网页,大楼的冠名权招标是明码实价的:软件学院馆5200万元,生物医学馆1亿元……

  是啊,举目四望,全国校园里有多少企业赫然冠名学府,大家何以独独对“真维斯楼”不依不饶?而引起“围观”争议的,又岂独清华?前不久,北师大一教授在微博告诫学生,“40岁时没有4000万不要来见我”;这两天,云南大学一位副教授又傲然对MBA学员炫富,更提醒同行:“大学教师全心投入教学是种毁灭”……

  以前被人们敬仰不已、并视为“象牙塔”的大学,如今接二连三地放下身段,取悦商场,这样的“不约而同”,恐怕不仅仅是缺钱那么简单。

  清华的委屈是真实的,那些忽然被当成舆论靶子“示众”的教授们也有理由喊冤。试想,倘若一个“全心投入教学”的教授,一个全心供奉学术的校长,一个全心“追随兼容并包,恪尽学术自由”精神的大学,如果在现实生活中真有生存之虞,该如何选择?

  在一个“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”的社会环境里,大学要做到遗世独立,难。

发表评论